万能检测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万能检测设备
热门搜索:

揭秘锤子手机研发团队曾被羞辱奈何从贼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 10:45:16阅读:来源:万能检测设备

5月20日,罗永浩穿着一身深色衣裤,站在国家会议中心巨大的演示屏眼前,画面在他的言语交替间不停切换。这天,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正式发布了Smartisan T1手机。整场发布会都充斥着典型的罗氏风格,正经解读里夹带插科打挥。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讲授中,罗永浩详细介绍了Smartisan T1手机的硬件配置、软件运用和幕后的设计团队。目前Smartisan T1手机16GB版本售价3000元,已可以接受网上预订,预计今年7月初发货。

而仅仅在两年前,“自己做手机”还只是英语培训老师罗永浩脑海里摇摆不定的小火苗,这个火苗乃至面临着被随时掐灭的危险。

罗永浩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英语培训从业者,他讲课的视频在互联网上的点击率一度可以到达上千万。虽然这1行业让他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和影响力,但丝毫没法唤起罗永浩的满足感。

“原来做英语学校嘛,做了两年赚到点钱了以后就不想干了,由于我由衷地不喜欢那个行业。”他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小时候想做过木匠,所以我有一些工匠情节,要打造一些 physical 的东西出来是我比较沉迷的。我喜欢软件也设计软件,但是和做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给我的满足感是完全不一样的,我希望我能够做一个苹果这样的企业。”

5月20日,罗永浩站在国家会议中心巨大的演示屏眼前,发布Smartisan T1手机

“你好端端一个人,奈何从贼?”

2011 年底,罗永浩开始正式斟酌转型做电子产品。之前的几次身份转变,都为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成功,这也加重了他进入陌生行业的信心。

出乎罗永浩的预感,所有的朋友和相熟的投资人都表达了他们的消极态度,几近让他打算放弃这个想法。

直到跟老朋友、陌陌科技的创始人唐岩进行过一次夜谈以后,罗永浩才艰苦地看到了曙光。

陌陌科技的成长得益于紫辉基金,曾的共赢,使得紫辉基金非常重视唐岩的意见。在后者的极力推荐下,他曲折地拿到了紫辉基金的投资。

“只要 1000 万人民币,团队就可以开工了。这个进程中,一个是我不断造势,另外一个是我们阶段性地拿出 ROM 产品,大家觉得好,就有可能即使资本市场不投,也有可能科技巨头投。”罗永浩这样总结自己的最初假想。

锤子科技目前的办公地点是原来的摩托罗拉大楼

不过很快罗永浩便遭受了自己在科技行业的第一次滑铁卢,虽然在20日的发布会上,他对此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。

“我们的团队人员打电话询问小米发布初版时的范围,他们回答说只有6个人。在他们的误导下,我以为只要六七个人就能搞定。”他的这段发言引来台下一阵笑声,“因此,在刚开始的9个多月里我们真的只有7个人。”这类明显不科学的研发构架,暴露了罗永浩对手机行业复杂程度的低估。

本来计划2012年12月推出的锤子手机ROM,延期到次年3月份才掀开面纱。但这次发布会并未收获预期的效果,尚处于未完成状态的Smartisan OS引发了业界和网友们的嘲笑。

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,罗永浩并没有讳谈这次失误:“ROM发布前,他们觉得我的方向全是错的。进度是一坨狗屎,后面的钱也全都没有到位。有一些工程师乃至隔三差五去问财务会计,我们账上还剩多少钱。大家都很悲观,全部公司都是悲观的情绪。我发布会当天也讲砸了,他们有一些人在小米那些公司有朋友,就被羞辱,就说你好端端一个人,奈何从贼呢?”

唯“苹果”马首是瞻

直到钱晨加入锤子科技,才标志着罗永浩开始组建更加公道有效的研发团队。

钱晨曾在摩托罗拉供职了13年,参与开发过量款手机,雷军草创小米时曾极力约请钱晨加入,但是遭到了钱晨的婉拒。

而罗永浩丝毫不否认这其中存在着很大侥幸,“如果钱晨我没有说服,我就没有第二个钱晨可以选。我就只能做一个贴牌机。我最后谈妥了钱晨这件事,其实是有运气成份的。”

钱晨是锤子科技研发团队中的核心人物,曾婉拒雷军

感动钱晨的是一些更加细节的东西。

罗永浩说:“你看我们现在点一个 App 的话,在板块凹陷的同时再顶上来,起初设计师一点它,这是立体翻转打开的。但是那个带来了很多小 bug,会让人感到很烦,所以我们把这个取消了,放到下一代才做。结果钱晨很激动,说我就是由于这个才同意来你这儿的。他虽然是工程师的头,但是有感性的一面。”

有了钱晨的加入,2013年7月以后,真正的锤子手机才开始显现端倪。

“钱晨其实主要管的是硬件。软件部份是我们从台湾的人保科技招了一个主管Steven Cai,我们把他招进来以后,他自己是不做开发的,但是他是带队做开发,管过 100 多人的团队。那个时候我们已从科技公司里招了专门的人力资源过来,开始高速的扩大。”罗永浩回想。

目前,锤子科技已构成了200多人的团队。

罗永浩不止一次谈论过“苹果”和“乔布斯”,他乃至把乔布斯的去世视作自己进入科技界的契机:“这个行业里唯一的聪明人死了,如果他还好好的,我绝对不会想着做这个。”不管出于怎样的目的,“苹果”俨然已成为了他未来努力的方向。

偶合的是,也正是在乔布斯以后,科技界的新品发布会才逐步变成了一场略带“宗教”性的狂热盛会。巨大且简洁的屏幕,巩固着演讲者的孤独和权威,而这一点在罗永浩那里也得到了充分体现。

Smartisan T1手机16GB版本售价3000元,已可以接受网上预订,预计今年7月初发货

虽然将“苹果”视作假想敌多少让人觉得虚张声势,但一点不妨碍罗永浩充分吸收“苹果”的优点。

他远赴洛杉矶请到了著名工业设计公司ammunition的创始人Robert Brunner,他曾是苹果公司的设计总监,Brunner和他的团队设计了如今的锤子手机。

Robert Brunner在发布会上公布的一段VCR中,用极为geek的影象和台词转达出锤子和苹果之间的“精神联系”:“我们的设计哲学永久围绕着那些美好而永久的事物,但也要具有某些能够与人相互作用、相互影响的特质,我们在与Smartisan的合作正是秉持着这一理念。”

锤子手机——罗永浩更愿意称它为Smartisan T1,在未来还面临着诸多未知的挑战,虚高的价格、产品定位和用户体验都将影响着它的发展。

但谁也没法预感未来,比如锤子科技现在的办公室,曾住着另外一个手机业巨头,摩托罗拉。

吊带拉力试验机

济南冲击试验机生产厂商

防水试验机生命